办事热线:0769-85926720
欢迎拜候东莞菲太电子有限公司官网!
语言版本: English | 简体中文
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
11“人生为艺术,艺术为强国” 庞薰琹融汇中西的艺术探索|转载自《南方日报·文化周末报》
发布时间:2020-06-28文章来源:点数:6

BizLink Portable EV Charger

BizLink Portable EV Charger

BizLink Portable EV Charger

BizLink Portable EV Charger

BizLink Portable EV Charger
BizLink Portable EV Charger

作为中国现代艺术的先行、现代工艺美术教育的开拓者,庞薰琹怀着艺术救国的抱负赴法留学,吸取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各流派所长,回国后致力于中国历代装扮纹样和贵州少数民族图案的收集整理,20世纪五十年代后长期从事工艺美术的设计、教学和理论研究工作,一生留下大量油画、素描、水彩、白描、书法和设计图稿等作品,为中国构建工艺美术教育和教学体系做出奠基性贡献。借着莞城美术馆正在展出“脊背——庞薰琹的艺术强国之梦文献展”的机会,本期赏学堂将从庞薰琹的代表作品《地之子》说起,展现他融汇中西的艺术探索。


       1、融汇中西 用手中画笔传承、弘扬民族文化

       创作于1934年的《地之子》,是庞薰琹最为人熟知的作品。这是一幅深受西方现代主义绘画风格影响的油画,从中不难看出欧洲当时流行的立体派、超现实主义等现代主义绘画风格的影子。

       1925年,庞薰琹前往法国巴黎学习油画。五年的留学经历,让庞薰琹对欧洲当年流行的超现实主义、立体主义和表示主义尤为关注。1930年回国后,庞薰琹开始探索如安在作品中表示“民族性”与“装扮性”的问题,并于1932年和倪贻德等人成立“决澜社”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起来吧!用狂飙一般的激情,铁一般的理智,来创造我们的色、线、形平行的世界吧!”这句由倪贻德执笔的《决澜社宣言》,拉开了庞薰琹与“决澜社”众人的现代主义绘画探索,而他们也与刘海粟的天马会、林风眠的艺术运动社、梁锡洪和赵兽的中华立美术协会共同掀起中国现代主义艺术运动。

    《地之子》画面中央是一个将要死去的孩子,一名农民模样的男人扶着他,神情凝重悲恸,画面左边的女人犹如在擦拭眼泪。有感于20世纪三十年代中国农民的艰苦生活,庞薰琹花费几个月时间创作了这幅作品。面对本来就极具冲击力与叙述性的描绘对象,画家采用极简的绘画手法,在初稿中选择沉闷的色调进行大面积平涂,加上极具几何感与形式感的人物形象表示,使画面产生一种高尚的静穆感。

     “我没有把他们画得骨瘦如柴,穿得破破烂烂,相反他们是健康的,我用他们来象征中国。我用孩子来象征当时的中国人民。我相信中国总有一天摆脱穷困,中国人也总有一天有人能成为大画家。”关于这幅代表作,庞薰琹在自传《就是这样走过来的》中如此描述。

      生于动荡年代的庞薰琹,一生心系国家与人民,他希望能用手中画笔传承、弘扬民族文化。而《地之子》的出现,是庞薰琹艺术理念由“为艺术而艺术”向“为人民而艺术”的转变。他曾说:“艺术家们应该明白他们本身的责任……实现民族主义,接受先人遗留给我们的一份宝贵遗产:不平不挠的精神,与他固有的特性,来创造一种健全的艺术。中华民族是世界上优秀的民族,这个时代正是他复兴的一个机会,努力罢!艺术家们,要四万万五千同胞都感受到你这种不平不挠及创造的精神。”

       20世纪三十年代末,庞薰琹多次深入苗寨写生创作少数民族题材,花费近十年的时间完成20幅《贵州山民图》。“研究少数民族的民族艺术传统,必需采取严格的态度,不是用那种猎奇的眼光。有些装束过去存在,现在他们本身已经抛舍,我们应该尊敬他们的意见。少数民族都比较单纯、善良,内心是美的,我们应该看到这种内在的美。”庞薰琹曾说,不克不及拿民族学的尺寸来衡量他作品里的贵州同胞,因为他在创作时不免流露出本身的情感,但他尽可能保留少数民族服饰的原本面目。


       2、探索三十载 奠定国内现代工艺美术教育体系基础

       1925年,庞薰琹初到巴黎,在参不雅完“现代工业和装扮艺术博览会”后内心受到极大冲击,心生打破西方设计垄断的“设计强国”之梦。他想利用本身的工艺设计支持民族工业发展,探索中国现代工商美术的设计践行。

    中国现代工艺美术设计诞生于20世纪初的上海,当时著名的商号与烟草公司皆有广告设计人员,月份牌也在当时流行。1932年庞薰琹创办“大熊工商美术社”,举办了中国艺术史上第一次“工商美术设计博览会”。

       1939年秋,庞薰琹在梁思成、梁思永兄弟的引荐下进入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工作,接触到大量中国古代青铜、陶瓷、丝绸和漆器上的纹样,创作出版《中国图案集》和《工艺美术集》,将中国古代纹样与现代设计理念相结合。例如,庞薰琹1941年设计的《茶杯及茶盘》,便拔取中国传统凤凰图案。除了广告设计,庞薰琹还进行书籍装帧设计,多次为《诗篇月刊》《现代》等杂志设计封面。

       通过不休研究中国传统图案和装扮画,庞薰琹将西方装扮艺术运动的理念与中国现代设计相结合,为中西方设计融合寻求到极佳的平衡点。他的设计作品里,对夔龙纹、饕餮纹、猎鹿纹等中国传统装扮图案的编排安置,至今影响着现在的设计师。

       新中国成立后,周恩来总理建议建立中央工艺美术学院,庞薰琹很快完成了建校的具体设想。1956年,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正式建立,庞薰琹任副院长,实现“人生为艺术、艺术为强国”的抱负,推进新中国设计教育的学科化建设,被称为“中国现代设计教育之父”。

     “探索探索再探索”是庞薰琹一生的格言,在创立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,他围绕工艺美术的性质、范畴、指导思想、学科建设、教育方法、学术研究等方面提出诸多新设想,极力呼吁设计师们突破传统工艺美术设计不雅念的束缚,倡导现代设计理念,以适应工业化建设和人民日常生活需要,从中国传统艺术的最深处挖掘,展现出中国传统艺术的精华。

       庞薰琹毕生都在践行“艺术强国”的路上,回顾他的艺术生涯,赤子之心让人动容。最后,笔者以庞薰琹在自传《就是这样走过来的》靳口的前言结束,希望能有更多人走入莞城美术馆,欣赏“脊背——庞薰琹的艺术强国之梦文献展”:

       我是一个普一般通的中国人,爱好美术。生于一九零六年,十岁时开始学画。以后,几十年中,主要的靠自学,不论中外古今,有名的与无名的画师们的佳作,都是我师。但是,我始终走我本身的路。

       我的一生,是探索探索再探索的一生。如果,我的作品,能使你感受到一点美感,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